三七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读书 > 雾都侦探 > 第五百三十七章 湿鞋

第五百三十七章 湿鞋

三七读书 www.37ds.com,最快更新雾都侦探!

梁袭对豪斯道:“据说这位愿意出售马尔的歹徒是位善人,日常斋戒。他的条件只有一个,你用完之后得把人活着交给反恐办公室。在这样的条件下,你愿意出多少钱?”

豪斯眼珠转了转,弱弱问:“五万美元?”

梁袭道:“调查费十万是吧,我马上转给你。”

“别别,不急,小钱,不急,你给我点时间。”豪斯看挂钟,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四十分,豪斯道:“半小时后我联系你。”

梁袭回答:“我等你。对了,歹徒虽然斋戒,但是歹徒的同伙没有斋戒。”我希望马尔能活,所以卖给你。如果你开的价格实在太低,卖给汉娜也是可以的。卖给汉娜就贵了,没有个千八百万下不来。

梁袭本打算匿名联系豪斯,转念一想,以豪斯这头脑,自己是不可能瞒过他。干脆转阴谋为阳谋。最大好处在于,如果没说明自己身份,豪斯可能会出卖自己。说明了自己身份,豪斯想出卖自己就必须考虑自身信誉。

豪斯挂断电话,看向美女,美女道:“他在楼下。”

法克!豪斯靠到窗户边,拉起窗帘朝外看,马路对面梁袭站在汽车边对自己友善的招手。豪斯轻轻放下窗帘,人家已经算到自己会追击他,再搞阴谋诡计不仅面子不好看,而且未必有效果。好消息是梁袭这么重视自己,说明他不愿意,或者不太愿意把马尔交给汉娜,这样一来价格上可以适当的压低。不过这是美国政府出钱,自己为什么要帮他们省钱?而抓到马尔则是自己的功劳。考虑利益,必须要成交,金钱方面都好说。

美女问:“要不要叫人?黑吃黑?”

豪斯:“用钱可以解决的事,为什么要用暴力来解决呢?我告诉你,在伦敦最好不要惹这个小屁孩。我本以为他只有司法机构的后台,没想到还有黑暗能量。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不会为了赚几个钱而攻击马尔团队。能让他这么做的只有约翰。”

美女问:“约翰是马尔所杀?”

“北鼻,你什么都大,就是脑容量太小。如果马尔杀死了约翰,马尔能活下去?为约翰报仇是梁袭观念中的义务,必须做的事,无论讨厌还是喜欢,都必须无条件去做的事。甚至不能假手于他人。”豪斯道:“好好做你的技术员,千万别替我操心管理上的事,也别替我做任何决策。”

……

最早到达体育场奥运村的是消防员,有人报了火警。在大火扑灭之后,查询奥运村登记记录,现是海王星公司公关部预定的别墅。海王星告诉警方,他们联系位于捷克的公司,但是捷克方面告知当地并没有这家公司。

海王星总裁海丽娜提供了证据,在一周前,她的邮箱收到了函件。这家公司是一家捷克评估公司,他们应水星集团来伦敦对海王星公司进行本地声誉评估。由于和水星公司有业务往来,海丽娜不疑有他,让公关部租赁了两套别墅。

现场没有现可疑物证,虽然存在有不少疑点,但没有继续调查的价值。这就是马尔团队的厉害之处,他们不仅纵火销毁证据,而且捡走了所有弹壳,带走了战友的尸体。其中也有运气因素,吉普车袭击两栋别墅时,没有人现生枪战。这功劳要归咎于地利,一边是泰晤士河,另外一边是体育场公路,公路上本来就没有什么车,当时经过的车辆更少。吉普车开到了别墅内,公路上看不见吉普车和别墅内生的一切。加之附近别墅没有租客,导致警方没有现这么重要的桉件现场。

还要说明一下马尔团队的指挥系统,他们通过这套指挥系统确认没有人报警的情况下,才从容处理现场。这种做法对梁袭和昆塔都不是坏事,最少警方没有追击两辆吉普车。

但马尔团队的做法让梁袭纳闷,处理尸体或许说的过去,纵火也能说的通。但为什么要捡走弹壳,掩盖现场呢?完全没有必要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浪费宝贵的时间。马尔是马尔团队的老大,在马尔失踪情况下,团队还能有条不紊掩盖犯罪现场,这也出乎梁袭的意料。

“哈喽!”

豪斯:“一百万英镑,这是我能争取到的最大数目。”

梁袭笑:“豪斯,你别和我开玩笑。你亲口和我说,一条马尔的消息可以卖50万。我请你帮我查一家普通酒吧,朋友价都要十万。就这么高昂的收费你们忙到无法抽身。”

豪斯道:“影子侦探社是能赚几个钱,但是这属于官方资产,我个人每年只能抽点红利,大头不在我手上。”

梁袭道:“两年吧。”

“什么两年?”

“影子侦探社两年总利润。”梁袭道:“一百万我肯定不干,我请人都花了两百万。豪斯,抓到马尔功劳是你。你给的钱是美国人的。再说,你上司知道你与马尔擦肩而过,会不会给你穿小鞋呢?”

豪斯沉默一会,道:“三百万英镑,税后,帮你做好账。条件是七天,七天后我们把人活着送给反恐办公室,期间不能走漏风声。”

梁袭道:“做两个账户,一个50万,一个250万。”

“成交。”

……

昆塔放下望远镜,走到车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带走了。”

“有美国人善后,那烂事就是美国人干的。”他们不会承认花三百万英镑买马尔。梁袭打开手机,将截图图片给昆塔看:“美国老给了70,我拿走20,这是你的账户。”

昆塔一怔:“这么多?你让美国老背锅,他还给你这么多钱?”

梁袭道:“美国老很愿意背锅,他就是要告诉欧盟几个国家,老大还是老大。他们还可以将从马尔处拿到的部分情报卖给相对应的人。”为什么梁袭不自己卖呢?一来他们没有时间、人手与技术撬开马尔的嘴。二来他们无法和各方势力抗衡。直接把人卖给汉娜,可以拿到不少钱,但汉娜会希望你活下去吗?灭口中杀人是选。美国人就不一样,哪个势力都不敢说能把美国人给灭了。

昆塔豪迈道:“一人一半。”

梁袭摇头,认真道:“我只是动动脑子。跑腿的不是我,卖命的也不是我,雇人的更不是我。我没资格拿这钱,拿20万点小财我已经心满意足。杀害约翰的真凶还没有找到,说不定以后还有用钱的地方。”

昆塔见梁袭这么真诚,道:“好吧,那我也不客气。我不能送你回去,前面把你放下来,自己找车。”

“好。”

靠边停车,梁袭下车,昆塔头伸出驾驶位道:“嘿,我为之前的无礼向你道歉。”

“我接受。”梁袭礼貌的微笑回应,举手,目送昆塔开车离开。

要说梁袭做的不厚道,自己拿大头,还骗昆塔。次要原因是梁袭觉得昆塔的贡献也就值50万,最主要原因是道歉来得太晚。作为一个小气的人,或许不会主动报复谁,但有机会的时候,肯定不会让对方好过。比如说地中海。

说起地中海,梁袭心情比较复杂。忽悠地中海接下斯科尔的保卫工作后,一方面希望他出点事,一方面又不希望负责安保工作的红蓝河特警们出事。那现在斯科尔还有价值吗?有,至今还没有搞清楚沉默者小队为什么突然背叛三国情报部门。不过美国人很快能从马尔口中获得真实原因,美国人并一定会把实情告知德英法。都是南约,既然你们背着我这个老大搞沉默者,那我就利用沉默者多捞点资本。

豪斯为了自己的声誉,为了以后在伦敦混的更好,讲究利益的他大机率不会出卖梁袭。那问题来了,马尔会出卖梁袭吗?相比而言,马尔比豪斯还可靠,并不是因为他是约翰所谓的朋友,而是因为梁袭是通过马尔的相好找到马尔。再者出卖梁袭,未必能威胁到梁袭的安全,梁袭本就没问敏感问题。

……

乘坐出租车回到公寓,卡琳还没有休息,她在书桌前玩着电脑赶论文。听见开门声上前迎接,给梁袭一个熊抱,梁袭想了想:“生日快乐。”

卡琳亲吻一下梁袭,放开后道:“我还在赶论文。”她不想说明自己因为担心而在等梁袭,原因是梁袭知道她担心自己。她觉得刻意说明会导致梁袭的负担,因为梁袭不擅长表达感性心态。梁袭反馈过来一个长时间的拥抱就是最好的回应。

梁袭去洗澡,卡琳在厨房操持了一碗意饺,两人坐在桌子上边聊边吃。卡琳知道梁袭干了什么,她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梁袭这次干的事与他的性格不符,即使让美国人背锅,梁袭仍旧背负很大的风险。从积极角度来说,卡琳认为自己男友有勇气有胆略,并且重情重义。

说了一半,梁袭去拿生日礼物,这时候卡琳有些紧张,说了一句:“真希望能快点结束实习身份。”这句话是卡琳思考了很久的一句话,她已经现了梁袭想求婚的苗头,并且现了梁袭很久之前购买的求婚戒指。她不想拒绝梁袭,同时她也很在乎工作。她在乎工作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工作能力与成就是梁袭非常欣赏的价值之一。

卡琳认为一个女人为了爱情或者家庭放弃自己的事业,很多男性不会为之感谢。即使暂时内心感谢,未来女性的价值也会在男性的主观思想中慢慢降低。主要因素是停滞。作为一名实习医生,你放弃了事业,成就了家庭和爱情,你此生最高价值只是实习医生。配偶或许目前只是普通职员,伴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展,他升迁成主管,经理,乃至老板。假设他只是普通职员时,实习医生和他门当户对,那他成为老板时,实习医生的标签对他没有任何价值。

很多主妇或者主夫会认为自己对家庭的牺牲巨大。很多人想,如果当时自己没有放弃事业,自己现在应该是怎样怎样。这种结果很可能导致双方对对方的要求不降反升。我牺牲这么大,你应该对我更好。作为每月收入几十万的人,黄脸婆撑不起自己的面子。客观知道自己亏欠婆娘,但主观不愿意和自己的黄脸婆有太多接触时间。

卡琳试问,梁袭是喜欢一个有专业领域特长,并且有一定职业地位的自己。还是希望拥有一个每天买菜、健身和无所事事的自己呢?结婚不需要放弃职业,但自己的职业成就将大大降低,这两年是自己职业生涯最关键的两年。

卡琳知道梁袭理解自己这句话的意思,同时也担心梁袭生气,理解角度不同的话会造成误会。梁袭装着没听明懂,送上的不是求婚戒指,而是波比让人送来的钻戒。钻戒本身一般,因此附送了一个专用三合镜,卡琳接过三合镜看清楚里面的字后将梁袭摁倒打屁股:“是不是波比那边拿的?”

梁袭惊问:“你怎么知道?”

卡琳将梁袭翻过来,凶狠道:“上次在波比家,黛西陪同我们吃饭时聊起过这批钻石。”

是吗?梁袭觉得没有,梁袭觉得卡琳是在讹自己。不过无所谓了,卡琳不是真生气,就算从波比那拿的礼物,也没有生气的理由。毕竟商店的戒指也是从外面批来的。

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年轻男女日常打闹,该生的事不可避免的生了。

……

一夜有戏,不过该上班的还是得上班,该睡觉的还是要睡觉。梁袭再次醒来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先闭目在床回味上十分钟,然后起床打扫清理战场。让梁袭略微郁闷的是,事情生之后,卡琳婉拒了一起居住的邀请。

卡琳早上走的非常匆忙,昨晚的汤碗还在桌子上,一起收拾干净后,梁袭打开冰箱看了好久,没有下厨的动力。关上冰箱到沙上拿手机点了一份外卖,电视也不开,就靠躺沙呆。日常呆是想桉情,今天呆内容就比较邪恶。(鉴于什么什么,不会出现细节内容。)

或许是心有灵犀,感应到自己被某人脑海中欺负的卡琳打来了电话,卡琳和梁袭的交谈的话语不仅保留原来的柔声,声音还轻了很多,不过没直呼宝贝之类的昵称:“那个……”话语中带着因为羞涩而出现的尴尬。

梁袭等待数秒:“哪个?”

“……”想打人了。

梁袭:“晚上我接你下班。”

“不要。”卡琳说完觉得不妥,解释:“你忘了,今天是我每周的健身日?”自从和梁袭恋爱后,卡琳的生活规律也生了一定变化。为了保持身体状态,她严格规定每周周二为健身日,如果周二因工作没有时间,就顺延到周三、周四。健身内容是公园夜跑,夜跑除了跑步外,还有每公里一组的俯卧撑,仰卧起坐等。

梁袭:“今天不可以例外吗?”

卡琳:“嗯……不要。”

梁袭:“我等你吃宵夜?”

卡琳:“不要。”

梁袭:“我送你回家?”

“不要!”卡琳沉吟道:“或许周六或者周日我可以去你那住。”

梁袭:“周六加周日。”

“周六吧,周六一整天都有时间。”

梁袭道:“没时间要顺延。”

梁袭这讨价还价让卡琳忍不住笑出声,考虑到环境立刻压低声音,手捂嘴咯咯笑个不停。梁袭听着笑声和呼吸声,等待卡琳慢慢平复情绪,这时候卡琳哎呀一声:“我忘了给你打电话的目的。芬妮想你,给我一百英镑让我成全你们。”

“我出两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