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读书 > 皓玉真仙 > 第六百八十九章 师徒相见,中央海来人

第六百八十九章 师徒相见,中央海来人

三七读书 www.37ds.com,最快更新皓玉真仙!

本来比试只是一个小环节。

既然陈平开口,胥道青卖其一个面子也无伤大雅。

但一息内两度变卦,令他不禁疑惑丛生。

再顺着陈平的目光一扫。

山外,一头五阶中期的妖虫穿梭流云,往无相山急速飞来。

虫背上,还坐着一名红衣短裙的绝色少女。

“飞岩翅恶。”

胥道青似乎明悟了什么。

这应该就是陈平驯养的那头灵虫了。

舍得投入大资源提升一头天妖血脉,整个梵沧海估计也仅此一家。

“胥道友有所不知,陈某的灵宠已经是圣妖血脉。”

陈平笑呵呵的解释道。

“前途不小。”

闻言,胥道青随口夸道。

不过,在他眼里,天妖、圣妖,哪怕是真妖血脉都属于一个级别的玩意。

不入流。

一旁,风天语抽抽嘴角,郁闷的抿了抿灵酒。

陈平的康慨大方从来是对自己人而言。

就像他,为兑换两千多缕元婴之气,这厮狮子大开口,竟一次性索要二十枚六阶矿石。

他耗空宗门贡献点,也才凑了半数左右。

可不硬着头皮想办法又不行。

陈平境界提升的如此快,下次再见指不定就化神了。

没有足够的元婴之气,他的苦灵根神通根本不能圆满。

“这家伙若是女修该多妙,风某捏着鼻子牺牲色相也无妨。”

风天语幽怨的瞟了瞟。

被人从元丹一直算计到临近化神,任谁的心里都不好受。

“嘿嘿,本座的第四层迟尺星空术全指望你了。”

暗暗痛快,陈平如何会在乎风天语的委屈。

今非昔比,他甚至没有关心此子的意识是由哪一世主导。

……

“主人定在无相山中!”

大灰唧唧直鸣,翅膀扇动的速度越来越快。

它和陈平之间有灵兽契约的感应。

根本不需要小心翼翼地徘回打探消息。

“大灰叔叔,还是你了解他。”

吹吹额前挂落的青丝,陈芙遥收束表情,使自己看起来稳重了不少。

她有一种面见严父的感觉。

既期待又畏惧。

而这时,陈平已从座椅上悬空,双手背负神情澹然。

黎寒皇、鲍京歌、舒穆妃等人纷纷好奇的看去。

能让顶级半步化神在意的事,想必不简单。

……

“嗖!”

大灰飞过渡口,直扑无相山。

“文叔……”

经过山脚时,大灰兴冲冲的朝一位中年修士招呼。

“大灰前辈好久未见了。”

陈向文不敢怠慢的回礼。

此虫虽然只是老祖身边的灵兽,可境界却是实打实的五阶中期。

“丫头,这是你师父的长辈。”

大灰回头传音道:“陈家老一辈的修士基本坐化,文叔硕果仅存,在主人心目中的地位很高。”

“爷爷,我叫陈芙遥。”

陈芙遥心领神会,恭恭敬敬的鞠了一福。

“好一个乖丫头!”

陈向文眉开眼笑,连连点头。

几十年前,陈平提过一嘴,说他收了一位亲传弟子,并冠以家族的姓氏。

想来便是眼前的这位个小丫头了。

“呵呵,嚣张跋扈也得分人,大灰教导的不错。”

山巅处,一直张望这边的陈平颇为满意。

“唧唧!”

大灰仅仅停留半息,带着陈芙遥继续入山。

一路上,上百道强悍的气息探测而来。

明目张胆的闯无相阵宗,也就是得益于主人的庇护了。

它心中明清,主人能坐在山巅位置,其地位显然非同一般。

……

“唧唧!”

随着一道清亮的虫鸣,大灰终于落在了无相山巅。

望着近在迟尺的主人,虫儿激动的频频抬爪。

但它没有亲昵的飞扑过去。

因为这个好机会必须留给陈芙遥。

“还是五阶中期么。”

陈平并不意外的笑笑。

大灰的实力对付普通五阶后期都有些吃力,离开他后进展缓慢也情有可原。

“师父。”

轻盈的跳下虫背,陈芙遥对满山的各族强者视若无睹,一步步的扑向陈平。

清香的气息撞了个满怀。

感受到温热的软躯在身上抽泣,陈平眼中的尴尬之色一闪而逝。

一双大手放在哪里都不合适。

只能干巴巴的敞在两边。

附近的鲍京歌见状,赶紧往远处挪了挪位置。

把空间腾给这对久别重逢的师徒。

“小丫头,以你的天赋才突破元丹中期,莫不是偷懒懈怠了!”

轻咳一声,陈平拿出威压的道。

虽然陈芙遥的修炼速度在他的预期之内,可资源不愁的话,再快一筹也正常之极。

当年他打造的拜师礼中,放置了一批珍贵的宝物。

陈芙遥身怀造化珠,不可能缺灵石。

“徒儿过的苦啊,压根无法安心修炼。”

陈芙遥仰起头,欲言又止。

“怎么,谁欺负你了?”

陈平冷意一闪,问道。

“算了,还是不提了,能见到师父已是芙遥日夜祈求的结果。”

陈芙遥的眼中夹杂充盈的泪光,似乎在下一秒就会滑落。

然而她却只是悠悠一笑,又将泪水吞回眼眶。

“海域第一人族,胥灵尊当面为你做主,你怕什么!”

陈平指了指高高在上的胥道青。

“小友受了何委屈尽管畅言。”

表情一愣,胥道青随即温和的道。

他了解陈平是个重颜面的人。

这随口的关心不足挂齿。

何况此女娃应该是陈平当年在北域巨灵分支带走的那位特殊灵根小辈。

将来极有可能晋级化神,也算提前布施些善缘。

“多谢胥前辈。”

陈芙遥心中一惊,诚惶诚恐的拜道。

这回倒是没有一点装模作样。

元婴就罢了,但化神修士无论在哪方修炼界,俱是最顶级的生灵。

“海族皇庭,西域巨灵,以及各族的大能都在场,芙遥,你说说,是哪些胆大包天的东西欺负了你!”

鹰隼般犀利的目光环视周围,陈平澹澹的道。

“我等皇庭众王不曾见过陈道友的高徒,下面的人可能有眼不识泰山。”

黎寒皇寻思一会,冷冷的道。

“北域巨灵的所作所为与本皇无关。”

西域巨灵皇也撇清了关系。

原本蛮绝大陆被灭,它理应为族人讨一个公道。

但谁叫罪魁祸是一位堪比化神的人族。

蛮皇注定白死。

两人之后,一个接一个的异族大能表态。

元婴修士更是人人自危,生怕哪个不长眼的小辈惹怒了陈平的徒弟。

“师父在抗妖联盟里的威信竟达到了这种程度!”

陈芙遥心中一动,暗生欣喜。

在山巅的一众大能里,她还真找到了一、两位有过摩擦的人。

她于南域惹是生非,曾得罪了几个大宗门的麾下势力。

当然,别人堂堂修不一定认识她。

……

“这丫头估计是在卖可怜。”

见陈芙遥迟迟不语,陈平多少猜中了一些心思。

大灰一直跟在其身边,能让她受什么欺辱。

有多大本领,惹多大的事。

如果在元丹境就招了连五阶妖兽都摆不平的麻烦,陈平认为此女不堪栽培,命不久矣了。

“陈某只收了这么一个亲传弟子,各位道友们以后多多关照。”

先是单独冲胥道青抱抱拳,然后陈平抿着一丝灵力传达全山区域。

话中的袒护和威慑之意显而易见。

接着,一伸手,一道刺目的火光洒落,罩住陈芙遥。

此女的身影一下被拉长百倍。

众目睽睽的亮相,饶是陈芙遥的飘忽性子,都不觉束手束脚打了个寒颤。

“哎,主人的老毛病又犯了。”

大灰叹了口气。

明明是为徒弟撑场面,最后还是轮到自己显了威风。

“平郎待她与众不同。”

沉绾绾幽幽的一扫,心底酸涩。

方才夫妻重逢,那人可是澹然的很。

不过,她心知肚明,陈芙遥的修炼天赋才是陈平看中之处。

“有陈前辈护道,此女前途无量。”

“我要是这机缘也不至于困在金丹境数百载了。”

无相山上的一众小辈更是对陈芙遥羡慕嫉妒之极。

“芙遥,你快快拜见各位叔伯。”

陈平重点为陈芙遥引荐了十数位人族大修。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他逞威风的同时,可不能落下徒弟。

……

因陈芙遥到来中断一炷香的时间后,胥道青的贺典重新进行。

阵宗在山间布置了数百个擂台,吸引了上千名小辈的兴趣。

最终,确定下来的筑基修士九百名。

元丹修士两百三十名,金丹七十六人。

“师父,芙遥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

陈芙遥说着,恭恭敬敬的递上两块五阶矿石。

这是大灰击杀了一名元婴恶徒后的战利品。

“有心了。”

含笑点点头,陈平手一抹,收走了矿石。

虽然五阶之物已不能打动他,可此乃徒弟的孝心,他受之无愧。

“她是你的师娘沉绾绾。”

陈平召来一人介绍道。

“师娘真好看!”

陈芙遥双目一亮,喃喃的道。

当初元婴体修卜凝梅可是被师父视作侍妾。

这位却是真真正正的道侣。

她立马知晓,沉绾绾在师父心里的地位不低。

“芙遥多礼了。”

沉绾绾眸中划过一丝感动,赶忙搀扶少女。

有陈平这句话,她的等待都不是白费。

……

“芙遥,为师替你报名了元丹战,你的目标是第几?”

陈平笑吟吟的道。

这种不细分小境界的擂台斗法,无疑是各级别的大圆满最占便宜。

当然,陈芙遥修炼了专属的灵根神通,理应不惧普通的元丹巅峰修士。

“师父,芙遥必夺魁。”

仅仅想了一会,陈芙遥脆声回复道。

“唧唧!”

大灰缩在陈平脚边,附和嘶鸣。

“自信是好事。”

陈平眉梢一挑的道。

大灰都为之赞同,看来这徒儿的底气着实不小。

“山内那么多各族前辈,芙遥能否暴露灵根神通?”

陈芙遥征求道。

听罢,陈平哂然一笑,道:“你师父我连通天灵宝和六阶傀儡都显露于人前了,你尽管让他们开开眼界。”

强盛的自傲充斥于话中。

以他当前的神通,除了金珠之外,哪怕夺舍的来历、七阶雷竹、瑰宝功法、魔族傀儡、太一灵根等等,尽皆不是怀璧其罪的东西。

谁贪图他的宝贝,先做过一场再说。

……

半刻钟之后,抽签开始。

“陈老哥,需不需做点手脚,保送贵徒入决赛?”

身为主持比斗的长老,风天语平静的传音道。

“要得。”

陈平不假思索的点点头,继而又叮嘱了一句:“做的隐蔽点,别叫人轻易看破。”

修炼界可没有公平之说。

他陈平的亲传弟子享受一些特殊待遇,不是理所应当?

于是,第一场抽签的结果很快出炉。

陈芙遥运气极佳,抽中了一名刚刚元丹的女修。

……

小辈们的比斗引不起山中大能的丁点兴致。

大部分人把注意力移向了陈芙遥所在的擂台。

毕竟特殊灵根极少出世,对其施展的神通还是颇感兴趣的。

然而,陈芙遥第一场的比斗让众人失望了。

她的对手虽是一名大宗派的亲传弟子,但境界太低。

还未回过神来,就在一招内落败。

第二场、第三场、第四场……

情况如出一辙。

陈芙遥遭遇的最强者只是一位冰灵根的元丹后期。

在数件极品道器的加持下,此女赢的十分轻松。

直到第五场,陈芙遥的好运结束了。

因为闯入这里的修士都是同境界的高手。

风天语精挑细选,也避免不掉一位元丹巅峰的对手。

……

“陈仙子,在下紫云门聂潭,请赐教!”

擂台上出现之人,是一名年轻的黑袍男修。

“聂道友请。”

陈芙遥话音一落,口中一阵清鸣之音出。

忽然,周围蔓延起一丝丝的沁鼻幽香,往聂潭的七窍中钻去。

“不好,此气竟能削弱神魂!”

头晕目眩下,聂潭当即催动法力封住浑身。

接着袖袍一抖,两道乌光一飞而出,看模样是两口漆黑的对钩。

陈芙遥则一掐法诀,打出一柄长约尺许的碧绿短剑。

寒光闪闪,带着一股奇寒之气。

……

鏖战三十几招后,神识大受削弱的聂潭无奈认输。

陈芙遥收起灵剑,得意的往陈平那边看了一眼。

“小丫头,你是没遇上厉害的对手。”

陈平没好气的一哼。

此女的仙竹灵根神通能蛊惑人心,一般的同阶难以招架。

何况,她还身怀通灵剑体。

第三步的剑道境界也为她纵横元丹提供了极强的基础。

……

约莫过了半日,陈芙遥一路杀进了最终的决战。

对阵的是陈平老熟人,阵宗元婴柯羿的曾孙。

两人在台上你来我往,已经过了上百招。

柯姓小辈是玄冰灵体修士,配合一套冰属性的四级随身阵法,完全能和金丹初期硬拼数十回合。

“风师侄,加大禁制之力。”

胥道青出身吩咐道。

一听这话,风天语立刻朝四周一点。

原本围着擂台的各色阵旗,顿时一阵光芒大放。

笼罩石台的巨大光罩,在下一刻微微晃动后,凝厚了数倍以上。

同时表面更是浮现五颜六色的禁制符文,在上面游走不定。

“陈仙子接招!”

柯姓小辈低喝一声,一千多数的冰鸟漫天飞舞,将半座擂台都遮掩在其下。

见此情形,陈芙遥不闪不避,双手结印的往身上一拍。

登时,一株十几丈高的青竹取代身形,屹立于原地。

一个闪动下,竹叶纷纷下落,化为无数青虹迎向了冰鸟。

一阵阵“叮当”的脆响接连出。

两者撞击到了一起,并互不相让的交织成了一团。

“唔,芙遥的神通不错,可惜修为差了几等,看来是打不过那小子了。”

高处,陈平面无表情的道。

虽说两人战的半斤八两,可他的眼光毒辣万分。

早看出了陈芙遥渐渐不支的迹象。

“挫一挫她的锐气也好。”

陈平处之泰然的抱臂。

不是凡事都要争第一。

……

“老头子这么喜欢显摆,肯定不能接受我落败。”

场中,香汗淋漓的陈芙遥一咬银牙,单手往灵竹上一抹。

一片绿蒙蒙的光霞就凭空浮现。

再一凝下,竟化为了一面宝镜的形状。

暴雨般的冰鸟一射入镜内,纷纷一凝的停滞不前了。

陈芙遥法力一灌,宝镜里幽光大盛。

“彭”

“彭”

闷响声连绵不断。

被盯住的冰鸟不约而同的爆裂,化为道道冰寒烟气一卷的不见了踪影。

“不愧是特殊灵根之神通!”

柯姓小辈见此童孔一缩,面色凝重的一转双臂,重新捏出了几团冰球。

“芙遥的几门灵根神通包含了保命假死术、摄魂术、攻击术,还算比较全面。”

陈平正点评着自家的徒儿,忽然识海一紧,面色难看的冲西方天际看去。

就在这之前,胥道青已从宝座中跳下,面露一丝罕见的忐忑之色。

极远方,一粒旋转的银芒激射。

开始只有拳头大小。

但几个闪动后,一下化为了丈许剑芒,彷佛一颗银色陨石般的冲无相山狠狠落来。

所过之处,虚空支离破碎的扭曲,带出一道黑幽幽的光痕。

“迈入第五步的剑道境界!”

陈平眼睛骤然一缩,按住蠢蠢欲动的裁天仙剑。

能让他手中的剑类法宝产生共鸣,来人的实力可想而知。

“胥师弟,元始剑阁恭祝你灵尊有成!”

一道温润而泽的男音涌入无相山,随即,那道剑芒顷刻一散,显露出一男一女两位修士。

两人的面容被一层剑气笼罩,身着一模一样的古朴道袍,每走动一步,山内的环境彷佛都在剧烈改变。

“难道是……”

陈平呼吸一滞,视线不由自主的避开。

那名男修也就罢了。

但从女修身上传递出的无形剑气,竟让他的先天剑心阵阵嗡鸣,脱之欲出。

“你修的是何剑心?”

下一刻,那名容貌未现的苗条女子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

抬脚一迈,一束束灰色的剑柱绕身一缠,朝陈平的方向淹没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