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读书 > 科幻小说 > 征战无限历史 > 第七百六十章 特修斯之舟

第七百六十章 特修斯之舟

推荐阅读:重生之全球首富大英公务员都市狂枭女神的上门豪婿(又名:女神的超级赘婿,主角:赵旭)女总裁的王牌高手王牌高手武神纪元万妖圣祖女总裁的战神狂婿太初神帝

    如果一切都是早已注定,那么当下的努力又有什么意义?
    无形之中,老家伙团队三人因为身份的确认反而产生了前所未有的裂痕如果这么多年这么多世界中产生的相互信任,同生共死情谊都只是假象,只是规则相互吸引之后产生的本能幻觉,那么团队合作的基础又变成了什么?
    难道是复活第一代创世神?
    更重要的是,赵高很明显早已经知道了这个事实,而老八和麦玲珑也明确地知道他有不可以言说的秘密,却无条件无保留地信任他支持他,从这个角度看,赵高正是利用了这种信任,才对两人造成了心理上更难接受的伤害。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么?”一丝温暖显然不足以将裂痕弥补完,老八还在坐着沉思的时候,麦玲珑已经站了起来,一边将刚刚打翻在地的东西收起来,一边用半是决绝的语气问道。
    她从来不做这些事,但是此时此刻,她需要一个继续留下来的理由,否则按照她一贯的骄傲,离开是唯一的选择。
    即便是命运,她也绝不甘就此屈服。
    赵高摇了摇头,麦玲珑的脸上再也忍不住失望的神色,在这个小小的空间之中,气氛像是凝固了一般,过了许久,麦玲珑才惨然一笑,准备就此离开。
    赵高没有阻止。
    “等等!”
    出声的是老八,说话的对象却不是麦玲珑,而是默然的赵高。
    赵高一愣,把目光从麦玲珑身上转了回来,看着这个看似粗犷实则细腻的汉子,很明显刚刚老八有了很长的一段思考,连麦玲珑也忍不住想要听他此时到底想说什么。
    “你还记得吗?你曾经和我说过,只要我足够强大,强大到能够扭曲规则甚至是底层规则,那么复活铁甲他们并非没有可能,是吗?”
    这是老八是夙愿,也是他一直奋进的动力之一,当初赵高正是用这一点羁绊,成功将其拉入了自己的队伍之中。
    “没错,当初我是这么说过。”赵高没有迟疑,直接点了点头。
    随着实力的递增,老八一直没有放弃这一点,甚至有一次在赵高的帮助下胁迫世界意志,问出了具体复活的方法。
    当时给出的答案,是回到铁甲战死的那个世界,利用规则上的漏洞成功胁迫世界意志,然后强迫它将铁甲等人消散在这个世界的规则全部收拢起来重塑**,再利用方舟空间当初留下的一点灵魂印记,最后完成**和灵魂的融合,也就是复活。
    这个过程当然艰难。规则消散就像是一滴水融入大海,无数个水分子会随着时间运动到各个角落,即使以世界意志超强的计算力要想做到这一点也绝不容易,而要想胁迫相当于历史史诗的世界意志在他的主场去做这件不容易的事,那就更不容易了。
    虽然如此,随着老家伙团队实力的飞速提升,再困难的的过程也未必就没有可能,然而就在此时此刻,老八却发现了另外一种可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赵高甚至是他自己,就是另一种形式的复活。
    “不是你所想的那样,我也是最近才想明白这一点。”赵高对于老八的愿望一直有所保留,然而在这时对方已经意识到了之后,也就没有了继续隐瞒的意义。
    他停顿了一下,仿佛在思考该怎么去说,好在老八也不着急,就这么站在原地一动一动,耐心的等待着他的答案。
    只是赵高没有直接回答,却问出了一个与此毫不相关的问题:“你听说过特修斯之舟吗?”
    “没有!”老八也没什么不满,闷声回答道,“但是没有关系,我不赶时间,你可以说给我听。”
    “我其实也不赶时间,而且我也很好奇。”麦玲珑双手环抱,语气清冷,她原本就主修心理,这样的问题对她而言就是逻辑常识,稍稍组织了一下语言之后,她接着说道,“特修斯之舟是古希腊一个著名的逻辑悖论,大意是古希腊有一艘可以在海上航行数百年的船,之所以能够这样是因为它不断的更换部件。每当船的某一部分不能用了之后就替换成新的,以此类推,直至所有的部件都不是最初的那条船。”
    “那么问题来了。当所有部件都被替换掉的特修斯之舟到底还是你所知道的特修斯之舟吗?如果不是的话,那么从什么时候它就不是了呢?”
    这是一个没有统一答案的问题,老八一愣,还是没有想明白这和自己所提的问题有什么关系。
    麦玲珑自己说完,却仿佛懂了点什么,转过来看着赵高的眼神之中,重新有了色彩。
    “这个问题其实还有一个延伸,如果把特修斯之舟上最初被替换下来的那些部件重新装成一艘船,那么它和被替换过的特修斯之舟,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赵高还是没有回答,反而进一步问道,眼神却看向了麦玲珑。
    “你们到底什么意思?”老八也不恼怒,他知道这两人看似在打哑谜,实则已经解决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他当然想知道自己问题的答案,却并不急在一时。
    “当一棵草在春季发芽,秋季枯萎,第二年重新生长出来之后,虽然于我们看起来它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它已经的的确确不是去年的那棵了。”麦玲珑同样用了个比喻,这才说道,“你刚刚没有拦我,是知道我不会走,还是知道我迟早会回来?”
    “都有可能。”赵高比了个了解的手势,这是他刚转变的习惯之一,这才说道,“你说的比我好,也更容易被理解。”
    麦玲珑一愣,然后莫名地叹了一口气。赵高话中的另外一层含义是她本来比喻中所没有的,然而当赵高这么说了之后,她也就懂了。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规则自然永恒不灭,然而规则构成的人却是唯一。不管过去如何,不断替换之下每个人所拥有的不过就是当下罢了。
    就算有轮回转世,真正属于你的,其实就只有当下这一世。
    至于为什么赵高确定她会回来,因为根本不用什么比喻,她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她此时的人生,并不纯粹是当初规则的延伸。也许境遇和能力都有着历史的痕迹,但是在灵魂上,她却只独属于她自己。
    赵高如此,老八如此,已经战死的奈宗,祖天和牧者都是如此。规则可以让牧者以桓牧之的身份在那个世界里重生,但新生出来的桓牧之也只是桓牧之,牧者会留下痕迹,却不能替代人生。
    “逝者已逝,历史都只是历史,我们可以追溯过往,却无法把他带到将来。”麦玲珑走过去拍了拍老八的肩膀,轻轻地说道,“每一个灵魂都是唯一的,就算被复制出来,也永远不会是过去的那个,我想你应该能够明白。”
    也许有一天,掌控了底层规则的老八的确可以按照一定的方法重组一个铁甲出来,但那也只是一个被创造出来的新生命,和原来的铁甲,不再是一个人了。
    老八的规则掌控在麦玲珑之上,稍稍一点立即明白了这其中的含义,复活铁甲是他长久的信念之一,却终于在这个时刻永远定格在了这里。
    这个时候不适合在多说什么安慰的话,以老八的直觉这个答案也未必就有多么意外,当这一个结被彻底地打开他虽然不觉得轻松却也有些释然,长久以来,真正一直放不下的,其实只有他自己。
    “你们的意思是既然如此,我们只好背负过往,然后前行?”老八难得用赵高的语气说了一句酸溜溜的话,然后并不看向两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转身走了出去。

本文网址:https://www.37ds.com/xs/1/1117/193221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37d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